是不是有些人,狠一狠心,就忘记了。

是不是有些人,狠一狠心,就忘记了。的照片

我父母因为一场意外走的早,九岁那年,一个陌生男的把我接回了他家,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,以后他会把我当至亲对待。

 

后来我年纪大了,渐渐懂事了,才知道我父母的离开完全是因为他,至于具体缘由,我却一直找不到答案。

 

他让我叫他舅爷,说他比我爸大一轮,轮起辈儿来就是这样。

 

我违心的叫了八年,这八年来,舅爷对我很不错,饶是如此,我依然恨他,还有她那个宝贝女儿……

 

舅爷对我再好,也好不过自己亲生的吧!

 

每次舅爷出去给人跑货车,他的宝贝女儿都会欺负我,有次她把给狗吃的剩饭扒我碗里,等我吃完了,她才告诉我那是狗吃过的。我捏着喉咙在厕所吐了半天,等我想质问她为什么这样做时,她蓦地给我一巴掌,冷冷的说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?我捂着火辣辣的脸庞,竟然不敢反驳,不怕别的,我就怕舅爷回来,她一告状舅爷就把我给撵滚蛋了!

 

我一直有个梦想,就是完成大学,然后当一名合格的白领,娶妻生子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!

 

而一旦我离开舅爷,或者说舅爷不打算再养我,我就是没日没夜去工地给人搬砖,也付不起昂贵的大学学费!

 

于是我忍,一直忍,到后来,竟成了一种习惯……

 

那天,舅爷外出务工。

 

小姨带了个男人回来,那男人年纪约莫三十来岁,穿的挺洋气,一看就是社会上混的不错的那种。我刚进屋,就听见俩人在卧室嚼耳朵,房门都没关,刚开始我没注意,自顾自回房间办作业。小姨比我大六岁,交男朋友再正常不过,可是把男人带回家,还是头一次,尽管如此我也没有过问的权利,假装看不到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

冷不丁的,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从隔壁传来,像是呻吟,而且夹杂着小姨‘不要、别摸那里、啊、不要’的喘息声,我赶紧站了起来,以为那男人欺负她,推开房门就要过去。

 

没等我捏紧拳头,站在门口的我霎时间震住了,身材性感的小姨被那男人压在身上,男人的手不断游离在她的腹下,短短两秒钟就把小姨的短裙腿去,露出洁白的内内……那一刻,我身上火辣辣的,尤其是下体,感觉涨的厉害!

 

忽然间,小姨‘啊’了一声,反手给了那男的一巴掌。

 

那男的立马停住了,顿了半天说:“琳琳,对不起,是我太着急了,我就是想……”

 

他话没说完,些许是注意到小姨的目光不对,猛地回过头,刚好看到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我。

 

中年男人骂了句‘妈的’,举起手就要揍我,我做出要挡的姿势,然后就听到小姨喊了句‘住手’,她嫌隙的看着我,感觉就像是看一坨屎似的。

 

我低着头,知道自己又干了件愚蠢的事情,接下来不用想就知道会得到应有的惩罚……小姨连抽了我三巴掌,问我是不是精虫上脑了,敢偷窥她了。我想解释,但忽然觉得很无力,一直以来我沉默惯了,这一次我依旧放弃回击,任凭她打,等她打累了,骂了个‘滚’,我再捂着肿起来的脸默默的回屋。

 

我不会哭,也从没哭过,觉得一个男人活成我这样没有资格还手,更没资格哭泣。

 

令我没想到的是,舅爷大晚上回来后,不知道什么原因。

 

一脚踹开了我的屋门,二话没说从床上揪起我就是一顿暴揍,等他把凳子摔我身上的时候。我忍着痛半跪在地上,刚好看到小姨坐在客厅里抽泣,然而眼睛里却透着狡黠的目光,仿佛什么心头大事终于得逞了似的。

 

我瞬间就明白了,舅爷疲惫的打开屋里的灯,点着一根烟,盯着我时脸上划过一抹错愕,他顿了顿说你脸怎么了?

 

我没回答,而是淡淡的说:“打够了吗,打够了我就睡觉去了,明天还要上课。”

 

舅爷傻住了,看着我一时说不出话,本来怒气冲冲的他忽然抱着头走了出去,看着他略显驼背的背影,还有脸上的沧桑,我没有丝毫同情和感激。

 

你打我一巴掌,给我一个糖,我还得说谢谢了?我不是傻子。

 

那晚我失眠了,不是因为整晚舅爷都在和她的宝贝闺女大吵大闹,也不是因为家里那只赖狗狂吠不停,而是觉得心里空空的,这是舅爷第一次对我动手,打他把我从床上揪下来的瞬间,我仿佛失去了什么,好像是尊严?可这玩意儿我什么时候有过呢?

 

第二天,小姨走了,据说是跟那个中年人去了帝都,那个地方我想都不敢想。而一夜之间,五十多岁舅爷看起来老了很多,像个花甲之年的糟老头。

 

那几天我和舅爷如往常一样,看起来不咸不淡,虽然他不说,而且表面上对我更加好,但我知道,他宝贝女儿是因为我离家出走的,他如果不是觉得对不起我,一定也会把我撵滚蛋。

 

舅爷出车后,我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,但很自在,就是偶尔看不见小姨,会觉得这个家其实并不属于我。晚上洗澡的时候,再也不用等她把热水用光,用冷冰冰的淋浴冲身上,然后瑟瑟发抖的跑被窝取暖,我想洗多久就洗多久。

 

不知道是不是青春期的缘故,小姨走后,我竟然开始对女人产生了幻想,特别是那天无意间撞到小姨和中年男的在屋里干坏事,而且看到小姨雪白的大长腿,丰满的胸部,还有微红的酒窝,那模样让我经常忍不住YY自己就是那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。然后让小姨在我身下呻吟,求饶……

 

那天晚上洗完澡,我突然冒出个念头,找到小姨屋的钥匙,然后做贼心虚的走了进去,屋里仍然有小姨那特有的体味……光是闻闻,都觉得遐想翩翩,我突然发现衣橱里还有好多小姨的内衣,甚至还有情趣内裤,我忍不住又YY起来,最后没忍住,在她床上自己解决了一发。

 

或许是长期压抑的缘故,那晚我没回自个屋,而是睡在了小姨的床上,然后做了个很长的春梦,醒来后床单还被我弄脏了。

 

放学回来,心情难得放松下来,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,一个月后我就能考上大学,到时候做做兼职,再也不用别人施舍过日子了!想到这些,我对生活再次充满了希望。

 

一回家,我就感觉到不对劲,等看到客厅有一堆行李的时候,就立刻猜到小姨回来了。

 

浑身打了个激灵,但我马上安慰自己,还有一个月了,再坚持一下,都会过去的。

 

小姨穿着蕾丝短裙,下面的春光让人遐想,她低着身整理衣服的时候,我看到她胸前那团白兔,若隐若现,格外注目。那一刻我感觉身体不由自主起来,小姨没看到我,撅着妖娆的屁股拖她的行李箱,她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。我这才回过神,连忙装作自己刚进屋的样子,低着头回自己房间。

 

“阿黄,你过来!”

 

我一个冷战,忽然想到昨晚在她床上干的坏事,寻思这要是被发现了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小姨胸口起伏,喘着气儿道:“一点眼色都没有,过来帮忙。”

 

我连忙说好,然后悄悄瞄了眼小姨红扑扑的脸蛋和她丰润的胸部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 

感觉到小姨对我说话的口吻有些改观,我寻思八成是她跟那男的没处到一块,要不然怎么会没待一个月就跑回来了,心想那男的不是什么好饼。小姨注意到我的眼神,怒道:你看什么?我连忙摇头,心虚的说没什么。

 

小姨的上衣领口比较大,一低身我就能看到她胸口的春色,小姨发现了,索性坐在床上看着我帮她收拾,奇怪的是,她竟然没有发怒,或者打我。

 

“阿黄。”

 

我愣了下,很膈应这个称呼,家里的狗叫‘阿虎’,她却经常用叫狗的口吻叫我!我忍着怒意望向她,谁知小姨指着床单上的白色斑点道:“你待会帮我把床单洗洗。”

 

我霎时间觉得后背凉飕飕的,赶忙说好好。

 

小姨趴在床单闻了闻,皱着鼻子道这是什么东西啊?她忽然盯着我道:“阿黄,你是不是进我屋子了?”

 

我赶紧摇头。

 

小姨切了声道:“谅你也不敢!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男生宿舍 » 是不是有些人,狠一狠心,就忘记了。

想看更好看的福利?欢迎来番号窝各类番号随你看!!!更多宅男福利尽在:宅男窝
韩漫老师好久不见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